2018-07-2314:

企业介绍

上钢联数据分享到:评论近中期,煤电仍是保障我国能源电力安全稳定供应的主体电源,具有较大优化空间。继2008年后,2017年五大发电集团煤电业务再现整体亏损。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日前发布的《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8》指出,煤电长期经营困难甚至亏损,极大地削弱了煤电清洁发展的能力。

时临迎峰度夏用电旺季,经济运行延续稳中向好拉动电力需求保持较快增长,进一步叠加季节性因素,电煤价格仍有上涨动力;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继续扩大,电价仍有下行压力,多重挤压下,煤电行业脱困面临诸多不确定性。

煤电经营困难影响电力稳定供应

报告显示,2016年下半年以来,煤炭供需持续紧张,电煤价格上涨并长期高于国家设定的500元/吨至570元/吨的“绿色区间”。据调研测算,2017年五大发电集团到场标煤单价比上年上涨34%,导致电煤采购成本比上年提高920亿元左右;全国煤电行业因电煤价格上涨导致电煤采购成本提高2000亿元左右,导致煤电行业大面积亏损。

报告援引国家统计局数据称,2017年全国规模以618%;受电煤价格大幅上涨、市场化交易量增价降等因素影响,全国规模以上火电企业仅实现利润2073%,直接造成发电4%。

据中电联调查,截至2017年年底,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收入9551%;电力业务利润总额3104%,其中火电业务亏损132亿元,继2008年后再次出现火电业务整体亏损。

受火电利润大幅下滑影响,2017年火4%7个百分点。

中电联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薛静表示,煤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65%,长期以来在电力系统中承担着电力安全稳定供应、应急调峰、集中供热等重要的基础性作用,在未来二三十年内,煤电在清洁发展的基础上,仍将发挥基础性和灵活性电源作用,仍是为电力系统提供电力、电量的主体能源形式。煤电长期经营困难甚至亏损,不利于电力安全稳定供应,也极大削弱了煤电清洁发展的能力,煤电清洁发展的任务更加艰巨。

“在此情况下,煤电进一步支撑辅助、调峰、清洁改造、超低排放、脱硫脱硝运行的能力减弱,实际上保障煤电清洁发展的能力减弱了。”薛静说。

多重挤压下煤电脱困不利因素增多

薛静表示,2018年前五个月,从中电联摸底情况看,受益于全社会用电量快速增长、煤电出力增加等因素,煤电效益略好于去年,但全年情况仍不确定。

一方面煤价持续高位运行吞噬煤电盈利空间。随着煤炭行业去产能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推进,实体经济稳步向好,工业耗煤需求增加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9%,创出2017年10月以来新高,1-5月份,规模以上9%,2个百分点。从前五个月煤炭供需基本面看,1-5月全国原煤累计产量139829万吨,同比增长4%,同期全国火电发电量199141%;钢2%,主要耗煤行业增速快于原煤产量。

工业需求旺盛叠加高温天气,原本用煤淡季的5月,煤炭日耗一度接近80万吨。进入6月份沿海六大电厂日耗有所回落,但总体水平仍高于去年同期。数据显示,截至6月25日6901万吨。

发改委预计,今年迎峰度夏期间,电煤需求大幅增加,局部地区、个别时段可能存在供需偏紧。

未来一段时间,产区环保及安全检查、电厂日耗大幅增长等将构成煤价上涨因素。中电联数据显示,4月份以来,5500大卡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(ceci沿海指数)步入上升通道。

以机构布局为例,截至2018年6月末,共有

外资银行机构布局仍在进一步扩大,近期已有

今年6月,国泰世华银行(中国)获得了

2018-07-2015

值得一提的是,7月6日,约旦阿